脐带血的中国神话

知道有脐带血这个事儿是前年给小龙在北京做干细胞移植的时候,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对此没啥感觉,知道决定再给小龙生个弟弟或妹妹。脐带血因为可以自用,还可以给兄弟姐妹用,并且排异的风险很小,所以吾就开始关注这个事儿。但在了解信息的过程中总感觉很不舒服,因为貌似有关脐带血的事情和当初吾刚了解干细胞移植这个事儿的发展几乎一样:充满诱惑的新技术、成功个案(无法证实)的大量宣传、赤裸裸的人员推广、正规医院的闭口不言、一个不高不低的价格。孕周已经到了31周,必须安排医院的事情。吾发了疯的求亲告友试图进一步了解信息,电话医院永远是好处多多赶紧来吧,咨询做过的朋友则是语焉不详,一句话,可能有用吧,言情间受医院诱导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几乎没有人从中享受过好处。

搜啊搜,找到了一篇郭静的“上海脐血库调查始末”,晕倒在地。昨天托朋友联系到同济医院的一个主任专家,言辞间对这个事儿很不以为然,认为没啥依据,关键点提醒在于此课题是前沿课题尚处研究阶段、民营结构运营国家监管不力、脐带血的管理水平低下,如是等等。抱着厌恶、悲伤、无助、愤懑的情绪,吾决定放弃尝试这个事儿。利字当头,国情已坏。byebye了,脐带血。我们再给小龙等待其他机会。

说做这事儿赚这种钱的人手段高明那是对我们自己的侮辱,足够的无耻、无良才能从事这些行当,人性就不论了,奇怪的是政府监管干啥去了。想想三聚氰胺、想想结石宝宝、想想赵连海已经被批捕,我终于豁然,他们干他们认为自己应该干的事情去了。

无论是干细胞移植神话还是脐带血自救童话,他们在运作时有些相似之处的:

1、攻敌之必救。为了救孩子就亲人,对于那些疑难杂症,我们怎么会放弃任何可能的机会呢,除非是财力耗尽才能够认命啊。他们深知这一点。含蓄的强调说这个东西有成功案例,狠点的直接就给你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啊,就差说你不给自己亲人选择这种治疗方案就是没人性了。

2、一切都是高科技。穿插了高科技名词后,这个玩意俨然就是科学了。至于不完善性、不靠谱性、甚至巨大的风险,他们是只字不提的。

3、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中国是个奇怪的国度,有严谨的广告法,在央视播出的广告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后来发现这个都是说说而已,有钱公关说啥都行,央视都这样,更别提地方台铺天盖地的恶心医药广告了。同样,这种不靠谱的东西居然可以在医院大肆宣传诱导,仅仅是给了医生100元好处费,他们就会成为帮凶。而这些,对不起,政府和卫生部门是不管的。

算了,我们决定放弃这个所谓的机会。平安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