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失而复得

开完浙江市场的新品推广沟通会后,匆匆从金华赶回武汉上课。14日凌晨上车,早上7:10到了武昌,到了管理学院的教室坐下,还好没有迟到。《数据模型与决策》课程需要用到电脑,大家几乎都带了笔记本,这样插座就不够了,于是有同学带了插线板过来。坐me旁边的刘同学热心公益,主动带了一个新的大的插线板过来给大家用,好人啊。新插线板上有个包裹线要剪掉,需要剪刀,me习惯性的去掏钥匙串上挂的、me从欧洲带回的瑞士军刀,谁知道居然摸了个空。当时一紧张,居然又丢东西了。

定下神来想了下,应该是落在火车的卧铺上了。卧铺窄狭,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进入熟睡状态。钥匙放在裤兜,可能就是在这期间掉在床铺上了。下车的时候又是被清扫卫生的工作人员赶下车的,再加上担心上课迟到,离开铺位时仅仅检查了电脑和行李箱,没有把被子拉扯一下检查是否有遗落物。再一个原因呢,躺下睡觉的时候,me特意把裤兜和外套(要挂在挂钩上)中的现金票据证件等全部拿出来放在电脑包中枕在头下了,偏偏忘了钥匙的事情。正是因为睡觉前做过了清理,下车的时候下意识的检查了昨天放置的东西一切安好,心理上认为安全工作已经做到位了,就没有特别检查钥匙。于是,钥匙就丢了。

课还是在上,但心神就有点不定了,旁边同学关切的“损失大不大”让me感触万千。说起丢东西,me现在真有点胆寒了。一方面是舆论压力,一方面是自我管理能力的自责。

这几年不顺,几乎每年都要丢东西,不是被盗就是遗失。第一次家中被盗时感觉很无辜,后来在北京遗失手包可惜的感觉就出来了,再加上家人朋友开始客气的提醒以后要小心,自己心理上有点重视个人安全问题了,但仍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年春节前南昌被盗损失惨重,周围的同事朋友似乎对me的丢东西已经习以为常,开始认为是me有问题,马虎大意不小心。说实话,很为没人去谴责贼感到不公,都来说me不小心,似乎是me刻意让贼偷取了。为这个事儿还曾经和一个好朋友讨论了半天,为什么丢东西的受害者会成为被指责的对象。劣币驱逐良币,大家对差劲的治安环境已经接受了,默认了,转而希望自己能通过个人安全防护自保。没人再认为有人东西被盗关警察什么事儿了,警察自身也不觉得自己有啥责任,反倒对被盗者很不耐烦,为什么自己就不小心呢。这次钥匙又丢了,虽然损失不大,但可能会进一步加强马虎的印象。再加上以前失物后和警察以及安保系统打交道的经验,丢了就是丢了,只能自己认,找回来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自我管理方面更是让me自己汗颜。从源头上分析,自己确实是不小心,大大咧咧的。不情不愿的进入社会轨道,因为还算有点工作能力,养活自己和家庭问题不大,在很多事情的处置上都很无所谓,这包括对钱的使用几乎没啥概念,以及对陌生环境的强行置入。前者就不多说了,后者的源头是me自认对社会很了解,能应对无论如何复杂的局面,再说在全国跑了这么多地方,基本上啥都见过。到任何地方任何场所,me从来没有陌生感,率性而为。安全作为基本的要求,me认为是不会有啥问题的,所以从来没有主动防备过,也不愿在这方面花心思和精力。去年上半年在欧洲呆了一二十天,享受了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环境后,更是觉得安全是默认值。所以,me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也没有纳入自我管理的范畴。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窃后,me是要承认自己是马虎的。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在行为上是马虎的。这次下车不仔细检查以致钥匙遗失就是典型。

思来想去心有不甘。既无法面对家人朋友的“安慰”和指责,也无法面对自己的马大哈,什么事情都不上心。课件休息就出来电话027114,找到武昌火车站的服务热线02788068888。出乎me的意料,电话通了,并且服务还算热情。me介绍了情况后,她说运输系统和清洁系统是独立的,互不相属,但她可以打电话过去问问,要me十分钟后再打过来。过了一刻钟,me电话过去,她说很遗憾,电话查了,没有人上交,可能是找不到了。me默然。

课仍然再上,但me还在想这个事儿,忽然觉得需要继续努力一把,因为还有机会。第一,钥匙不算贵重物品,对捡拾者完全没有价值,即使上面挂了小军刀也是用了好久的,呈老旧状态;第二,车站的热线服务还比较耐心,me可以再沟通下得到更多线索;第三,me没有提出激励措施,促使捡拾者有归还的动力。于是再次电话02788068888,仍然是那位接线员,me再次解释了情况,说要是对me很重要,但对其他人没有价值,另外me可以出钱或物对归还人进行感谢,另外还问她们(铁路运输部门)对清洁系统是否有监督权和考核权,如果找不回,me要投诉。她后来就把清洁系统的服务热线给me了,要me自己去打。电话02751169807(清洁的服务热线)说了情况,她问了me的车厢号和铺位号后,又给me了一个电话,说是当班清洁班长的,姓陈。me电话给陈班长15927258××7,陈班长公事公办的说去问问。me再次表达了钥匙的无价值,给me造成的不便,以及感谢之意。10分钟后,me电话过去,陈班长说找到了,问me什么时候去拿。哈!太高兴了。上午上完课,和朋友一起开车到了武汉铁路局的客车车辆所(楚雄大道上二七社区附近)拿到了钥匙。

事件结束,me有两个感触,第一是车站的服务系统似乎比以前好些了;第二是me确实需要对事情上心了,即使是小事。

twitter on 2008-10-17

  • 乘火车再次恶心体验:定票费高出平常两倍,买张无座,提前半个小时进站安检时被女性工作人员无由喝斥,车子又无可奈何的晚点一个小时零十五分钟(大厅站立等待),无广播无道歉仅电子牌告 于 2008-10-17 09:25:07
  • 多年未这么坐车了,感叹铁老大风采依旧,除了硬件投入外,居然不见丝毫服务意识和进步,感叹民生多艰! 于 2008-10-17 11:30:41
  • Google终于来信,feedburner终于迁移到Google了。怪不得用Google Reader订阅的烧录链接都自动更新了一遍。 于 2008-10-17 16:09:09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