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恒的力量

三年前me惊诧美国“在工程师领域引入女孩”活动的开展和影响力,今天me又见此活动的持续开展

女娃工程师
女娃工程师

很多事情需要持续,但很不幸,在口号治国的中国,这个很不现实。虽然这样,me还是希望,事情能从根基考虑,持之以恒。

作为一个企业,Google似乎很完美,也很强大。但是过了蜜月期后,大家似乎不再用敬仰的目光看待它了。股价下滑,员工离职,待遇不高,效果一般,产品线整理(清理掉了不少花哨不实用或没市场的产品),Google原来也仅仅是一家公司而已,不是上帝。但是,从女娲工程师活动的持续开展中,me仍然感知到了Google不同一般的基因。它是有文化的!

企业运营、品牌建设、营销推广几乎是一脉相承的,这些基本功在西方国家都做得很扎实,不像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永远赶不上他们的步伐。今天和artchli聊天,他在感叹连个装画框的都找不到好的,搞得名画业务无法发展壮大。国内企业的商业素养真还不是一般的差啊。

关于酒类企业的经营模式

中国白酒是传统的历史的,是独有的,所以才有“世界的五粮液”一说。因此,很多世界级酒类企业的运作借鉴到中国酒类企业的时候多少显得不合时宜,我们也感觉它们很遥远。但经过近三十年的市场经济洗礼,中国的酒类企业也确实不在是原来传统的行业了。他们如何成长,不但对他们自身有意义,对酒类行业的发展更有意义,另外再说大点,对一切拥有显著中国特征并且日渐市场化的产业都有意义。

说成长不能不谈谈传统酒企的八十年代涨价。在那之前,因为是计划经济,不需要做市场,也不允许做市场,有酿酒传统以及相对粮食充裕的地方都有酿酒企业,后来还有十大名酒评比一说。其实即使评比了,他们还是同一水平线的,老百姓认为他们都是老牌子,有价值,但因为消费环境限制,真正喝的还是本地酒。那次价格放开,茅台五粮液涨幅颇大,一下子确立了高端地位,其他品牌如汾酒等后来唏嘘不已,但机会已经不再。正式那次老十大名酒对价格放开后各自的策略不同,造成了现在市场格局,茅台五粮液高高在上,其他传统名酒在二线甚至三线挣扎。

随着市场经济发展的深入,在加上改革开发带来的生活水平(主要是消费能力和意识)的提高,酒水需求急剧增长。于是借助市场营销理念的推广,出现了靠营销成长破局的活跃纷乱局面。剑南春、泸州老窖拼命向高端挤,算是成功,但距离茅台五粮液还是很远,由此看出占位有多重要;再就是水井坊和舍得等新名酒的诞生运营;还有鲁酒和徽酒再加上后来的东北酒靠招商、营销等打出一番天地。热闹的很,白酒的每年销售量几乎和国家经济发展同步,年年攀升。在这个过程中,保健酒和黄酒也逐渐的成长起来。

出来混,总是要有招儿的。纵观以各种面目示人的酒类企业,在生存发展的古老命题上大约可以划为两大类:企业运营类和营销散打类。前者指的是扎实把做好酒作为企业战略执行的,同时在企业品牌方面着力维护;后者指根基不深,但营销手段层出不穷,拿经营快速消费品的一切方法来刺激市场。企业运营类,以茅台五粮液劲牌公司为典型代表,后者则以徽酒为最(鲁酒其实第一波,但没有站住)。其他的都是出于中间地段的,可能两者都有一点。我们来看看目前这些知名酒类企业的处位。

以上仅仅是me在酒水行业混迹近十年的个人感觉,不尽准确,但大约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对于这种情况,me觉得最佳选择方案对规模不同的企业是不一样的,比如规模过20个亿的企业,应该是企业运营占50%,营销占50%;规模过了50个亿,必须要提高企业运营的比重,大约70%对30%合适;但如果企业规模过小不足10亿,还是玩营销吧,生存要紧,20%对80%可能比较好。

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对作为快速消费品且非必需品的酒类企业来讲是个难关。如果企业资本不足,营销必须要收点,但充足如史玉柱,那就大胆的冲吧,逆势而上是需要胆气和实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