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生长线

国家发展几千年,那点家底一点点积累起来,辉煌过,后来游戏规则改变了,当场石化,被痛殴侵掠,只好聚在一起找出路,聚是聚了,站错了队,把家底败光,只好重新归队。因为块头大人口多,稍微恢复点神气就觉得自己可以了,想叫板,但老大们不让,于是很多纷争。

小时候记得喜欢量身高,然后让爸爸在门后划道线标上年月,到高中不再量了,但那条线还在,每次看到都能回忆起当时的一些情况,看着自己一路走来还挺有感概的。

看网文长见识,这次看到了我们六七十年代的生长线刻度,在朝鲜:

三个月过去了,他们要回去了,我和金送他们上火车,票是又公司购买提供的,来时每人一个统一的旅行包,走时人人(包括领队)都是大包小包一大堆,几乎全是食品,他们有限的国外补助都变成了食品了,进站时,行李必须通过扫描机检查,其中一个包出现了问题,检查员要把包主把包打开,一个男青年把包打开,一看原来是二三百个一次性打火机,这包打火机属于危险品,不允许带上火车的,还有一小时火车就要开了,怎么办?我问,一共多少个,他说的非常准确,二百三十六个,我说,给我吧,我掏出二百四十元给了小伙,他连声感谢。我并不抽烟,即使抽烟也用不了那么多的打火机。只是知道他们津贴很少,难得出一次国,就成全了他吧,让他吧这二百多元到沈阳后买食品吧。我带了打火机就进不了候车室了,临走时,我又从包里抓了一把打火机,有六七个,塞到了他口袋里。

通过铂程斋–十个朝鲜工人在上海.

庆幸我们已经过了阶段的同时,还有点点担忧,跨过了那道线,下一道我们能吗!

交通事故(二)

昨天继续处置这个事情。因为医生说是三天复查,上午赶到医院交费后安排了CT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又建议去做磁共振。真黑啊,如果有更高级的检查估计他也会安排的。我和朋友商量后决定暂不去做其他检查了,如果用药则付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花钱了。将这种情况和保险公司负责医疗事故的王医生联系了,她也没有办法,不能干涉医生的主张,只能继续付钱。她还表示这种情况出现过很多次了,拿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10:00左右,伤者家属又拿来了入院的单子,要先付4000元给医院。只好都停着。

中午伤者的朋友汪阿姨过来讲,伤者也想出院,在医院里耗着受不了,且把钱都浪费在医院了,双方都划不来,建议私了。两万太多不切实际,这次她们提出了再给4000元现金就一切结束。征求了朋友以及保险公司的意见后决定就这样算了,好累人。商量好到武昌大队处理,当面签字后给钱她们。因为伤者行动不便,要求她委托汪阿姨全权代表。

到了武昌大队找到陈警官说了情况,他很不满意,说我们没有走正规程序。提醒我说如果这样,那赔付的钱保险公司一分钱都不会承担,要自己出。另外说是你们如果私了他就不处理了,要我们去仲裁。我本来想着能从保险公司报销一部分,其他的自己承担算了。但这样一说,那不是要全部承担。打电话给朋友也是这么说。我和陈警官讲了几次都不行,非要我们去仲裁。找仲裁咨询了下,好像都他们的程序也可以理赔,但像我们这种情况就只有医疗费用可以保险,其他很难。

这期间伤者电话催了几次,问情况怎么样。后来和她的朋友以及家人在武昌大队不欢而散,她们也没有在车辆的技术鉴定书上签字。但警官表示三天后不签字也得放车。

回医院的路上,双方把话都说开了,达成了谅解。继续执行原定方案,即给补偿费用3500元(前面已经给了1000元),她们配合在仲裁以及事故责任认定书上签字结案,同时配合提供收入证明等用户保险公司的赔付。简单和朋友商量了下,算了,还是要相信人,赌就赌一把。把钱交给她们,然后就出院了,我把她们送回了花堤街的家里。约定明后天一起去武昌大队签字结案。晚上十点钟返回家里。

今天上午和伤者电话,结果打了几次都没有接。心里一惊,莫非变卦了,那不是被动死,钱都已经给了。后来给汪阿姨打电话问情况,她说没有什么,不会有问题的,她会负责把事情搞完。中午伤者电话过来说是电话没听到,态度情绪都很好。

明天上午去了再说吧。

交通事故

上周末在武汉办事结束时已是8月2日晚上9点左右,我从汉口行车至司门口准备吃点东西。从江边转至中华路,在中华路中段越过单黄线准备在左侧停车,我在关注左侧车道相向而来的小车,没有注意到一载人电动车(老式,无灯)沿着马路牙子相向而来,车子左前侧保险杠和电动车后面载的人在小腿部发生碰撞,紧急停车后下车查看伤者,电动车这时候仍然在向前行驶,我把他们扶停后查看伤势,乘车者为一中年女性,其膝盖部有破皮,小腿部青肿。

当时时间约为9点40左右,简单安抚伤者后,我先后拨打了122和95518分别报警、报险。伤者要求送往医院检查,我和警察以及保险公司联系取得同意后将伤者送往附近的武警医院(武昌民主路)急诊。警察于10点钟左右到医院对情况进行了初步了解后对车子进行了查扣,并拿走了我的驾照和行车证。医生对伤口做了处理后安排拍片,结果诊断为左腿小腿髌骨骨裂,并于当晚12点在医院打了石膏。医生要求三天内要复查,这期间可以留院观察也可以回家静养,伤者选择了在医院留观,我将住院手续办理并安排了用药床位完毕后,给伤者买了点吃的,等把所有的针打完后已是凌晨3点,安排伤者休息我离开医院就近休息。

我上午8点半前往医院看望伤者并处理相关事情,其家属及朋友来了有七八个,纷纷扰扰七嘴八舌,后来要求其安排代表主谈。期间他们提出可以私了,由我支付他们一定额度的钱款将所有事情包干,要价两万块。我和家人以及保险公司等咨询后觉得此方案不可行,一方面伤者是否有后遗症说不清楚,如果有后遗症,那就不可能“了”得了了;第二则是保险公司无法理赔,个人经济损失太大,无法承受。

下午应警官要求前往武昌大队汇报情况,警官收存了伤者的病例后要求事故双方填写事故经过,并安排了对车辆进行技术鉴定。

下午返回医院将留观三天后两天的费用交足后,和伤者进行了初步商谈。他们提出了治疗保障问题、护工问题以及营养问题,经协商后留下1000元分别做护工费用和伙食费。约定今天(8月4日)下午再一起同往武昌大队汇报事故经过并确认,明天等待医生对伤者的情况进行诊断后再决定后续治疗或住院事宜。

有缘相识,爱并快乐——流动的生命(2006年12月上旬)

南昌、嘉兴、无锡、南京、武汉

餐饮中档产品确实给经销客户留下了不少阴影,再怎么鼓动都提不起劲儿来。只好找赚了钱的大客户晓之以情动之以利。南昌客户认识多年,倒是愿意投入,但额度有限。也算不错了。沟通完毕后直接去了嘉兴。嘉兴的情况更糟糕,去年一年只卖了不到10万,和其总体销售额来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沟通沟通再沟通。对这些大客户来讲,经销权是最重要的,在公司面前表现要好,综合表现当然以新品推广为核心。于是启动开搞。

那天和几个同事住在宾馆,晚上聊天是聊到了另外一位同事。认识多年了,但一直没咋共事,知道能力是不错的,同时性格有点不合群,孤傲,易怒。大家都在说他难相处,me一直没有接话,后来就讲了一番话,大意是说团队出了要出业绩,快乐融洽也很重要。我们不能独乐乐,不能有意识的分层,好像我们是大度的,他不是我们的类型,不去接纳他,因为他性格不好。这是不对的。一个团队,关键在互助,有集体荣誉感,任何人无法独善其身,也无法撇开伙伴。既然在一起,要有一颗爱人的心,即仁。不但不能孤立他,还有关心他。大家都高兴都融洽都快乐才是终极目标。当天晚上说了很多,大约是以上的意思。为什么到现在还要提这个事儿呢?是因为这就是me踏入社会来的真是想法,同时也是这么做的。仁者爱人,然后才有大爱无疆。

自己快乐,大家快乐,爱是基础,真心的爱。

运动也很快乐

得了很多金牌,大家都很开心,但不少精英人士在思考中国举国体制的力量和负面影响。me觉得不管体制如何,我们还是应该尊重运动员以及他(她)们获得或没获得的奖牌,并且不能妄测运动员是否在享受运动。奥运会开幕后两天,me乘火车前往上海,无事翻阅报纸的时候看到这幅图片,很自然、很专注、很运动、也很快乐。

 

From 网影

中国女排训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