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蚊横飞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层凉,经过几场小雨,中秋节前气温终于降下来,早晨起床有了点凉意。漫长的热天让人头脑发晕,这下终于肯过渡到秋天,于吾来讲是件很爽的事儿。夏天一直吹空调,这下终于可以享受下自然的凉意了。但这种惬意根本未能持续,蚊子像梦魇似的轰炸过来,纷纷扰扰,锲而不舍,最终让吾躲回到蚊香和喷剂的芳香中。

天天穿梭于高楼大厦,日日灯红酒绿,吾在几分醉意中把生活、常识、四季、自然丢于脑后。关闭空调,打开窗子,准备在习习凉意中酣睡时,此时此刻蚊子的眼睛中闪过的是狡黠和饥饿,一场侵袭战由是拉开帷幕。入睡无碍,蚊子也懂得策略和战术的。待吾深睡,它们先派了几只过来探营,几番忽进忽退后确认安全,群狼猛扑。可怜吾在睡梦中毫无察觉,直到血浆几乎被抽一半时疼痛难忍才意识到遭受了进攻,可睡意难消,翻身挥手换得片刻安宁。蚊子们似乎懂得吾的心理,知道现在仍是攻击时机,稍事休息即卷土重来。几个回合下来,吾意识到问题严重,蚊群似非一批,要是把偌大个小区的同伴全部招来,第二天将会出现吾失血而亡的惨剧。睁眼,摇头晃脑直至清醒,关窗,燃香,开空调,然后又昏昏沉沉就此睡去。早上昏昏然醒来,赫然发现床单上血迹斑斑,可怜见的,这应该属于自伤。

交通事故(三)

一大早跑到武汉和熊阿姨(伤者)联系上,到了她的药店见面。药店不大,并且位置也很一般,没啥人流。熊阿姨要请我们过早,呵呵,很客气,但是不必了。因为店里只有她一个人,需要找人过来值班。把赔付需要的证件如药店的营业执照等复印了一份,还给药店照了个相。我们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来,后来熊阿姨说算了,关门走路。

到了武昌大队,没能找到陈警官,一打听说是休息。晕,原来他休息两天。真是害死人啊,又白跑一趟。找了一个交警的朋友帮忙,和武昌大队的白警官联系上了。我们希望能按照交通事故处理,这样保险理赔的时候要方便顺利好多,而走仲裁的话很麻烦。他答应帮忙,说是周六和陈警官交接的时候打个招呼就行了。在交警队耗了一上午啥都没办成。把熊阿姨送回店里,我和负责车辆保险的人联系,让我们直接去停车场。见面后他填了两张单子,把车子受损的情况登记清楚并要我们签了字。然后说去武昌大队对面的保险公司总部盖章就可以了。拿过去,保险总部的人说要定损才能盖章,在余家头那里。我和朋友商量了下,明天一起办得了。回家。

下午两点半到了家里,和保险公司的人联系。结果得到确认结果,仲裁的方式也可以,并且出具了具体方案。既然这样,那就走仲裁好了。忽然想起来不知道仲裁的人明天(周六)上不上班,要是不上班的话。要武汉交管局的朋友电话去问,结果果然是不上班。晕,必须得赶回去今天把仲裁办了。一商量决定马上赶回武汉。

和熊阿姨联系,要她三点半到武昌大队汇合。阿姨正在带小孩儿在三医院看病,但还是答应了。我们在高速上疯跑,因为担心那些鬼办事的人提前下班。只花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我们就赶到了武昌大队,平常可是要将近两个小时的呀。熊阿姨早就过来了,已经等了将近四十分钟,惭愧。跑到仲裁那个办公室,晕死,果然人去楼空,提前下班了。幸亏门上留了电话,我就打电话给一位姓卜的老师。接了电话,但说已经走了。我说是外地的,希望她帮帮忙之类的(唉)。后来她答应转回,我们跑到街上把她老人家又接回了办公室。

拿出了一堆表格,签字签字再签字,还要按手印。卜老师人很不错,认真细致,把事情说的很详细。后来终于把文件签完了,我们把她送到了车站,致谢告别。然后和熊阿姨去了武警医院,开病假条(一个月)出来。然后就和朋友商量请熊阿姨以及其他相关人员一起吃个饭。回去把熊阿姨儿子一起接出来,然后和汪阿姨以及我的一个交管的黄姓朋友一起过来。当晚聊了好多,酒喝了不少,醉了。后来他们还跑到一个武警的朋友那里去誇天,我都醉的没法下车,呵呵。

第二天一大早接了熊阿姨一起到了武昌大队。找到白警官,他们正在一起交班。陈警官给我们开了个事故责任认定书,然后就算完了。拿着单子去停车场取车,交了120大元(一天二十而不是原来以为的三十)把车子弄出来。然后去了余家头定损。保险公司的设备很先进,技术人员拿个摄像头照着,总部的专家就现场认定了。搞好后已是中午,和武警的韩营长联系去取我的八哥,呵呵。这个鸟儿是上周日晚上出事故的时候交付给韩代为看管的。韩营还不错,天天加水,还给八哥洗了个澡。中午和韩、黄吃饭后返回。

路上把车子洗了下,焕然一新,哈哈。下午收到熊阿姨短信“好人一路平安”。

交通事故(二)

昨天继续处置这个事情。因为医生说是三天复查,上午赶到医院交费后安排了CT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又建议去做磁共振。真黑啊,如果有更高级的检查估计他也会安排的。我和朋友商量后决定暂不去做其他检查了,如果用药则付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花钱了。将这种情况和保险公司负责医疗事故的王医生联系了,她也没有办法,不能干涉医生的主张,只能继续付钱。她还表示这种情况出现过很多次了,拿医生一点办法都没有。10:00左右,伤者家属又拿来了入院的单子,要先付4000元给医院。只好都停着。

中午伤者的朋友汪阿姨过来讲,伤者也想出院,在医院里耗着受不了,且把钱都浪费在医院了,双方都划不来,建议私了。两万太多不切实际,这次她们提出了再给4000元现金就一切结束。征求了朋友以及保险公司的意见后决定就这样算了,好累人。商量好到武昌大队处理,当面签字后给钱她们。因为伤者行动不便,要求她委托汪阿姨全权代表。

到了武昌大队找到陈警官说了情况,他很不满意,说我们没有走正规程序。提醒我说如果这样,那赔付的钱保险公司一分钱都不会承担,要自己出。另外说是你们如果私了他就不处理了,要我们去仲裁。我本来想着能从保险公司报销一部分,其他的自己承担算了。但这样一说,那不是要全部承担。打电话给朋友也是这么说。我和陈警官讲了几次都不行,非要我们去仲裁。找仲裁咨询了下,好像都他们的程序也可以理赔,但像我们这种情况就只有医疗费用可以保险,其他很难。

这期间伤者电话催了几次,问情况怎么样。后来和她的朋友以及家人在武昌大队不欢而散,她们也没有在车辆的技术鉴定书上签字。但警官表示三天后不签字也得放车。

回医院的路上,双方把话都说开了,达成了谅解。继续执行原定方案,即给补偿费用3500元(前面已经给了1000元),她们配合在仲裁以及事故责任认定书上签字结案,同时配合提供收入证明等用户保险公司的赔付。简单和朋友商量了下,算了,还是要相信人,赌就赌一把。把钱交给她们,然后就出院了,我把她们送回了花堤街的家里。约定明后天一起去武昌大队签字结案。晚上十点钟返回家里。

今天上午和伤者电话,结果打了几次都没有接。心里一惊,莫非变卦了,那不是被动死,钱都已经给了。后来给汪阿姨打电话问情况,她说没有什么,不会有问题的,她会负责把事情搞完。中午伤者电话过来说是电话没听到,态度情绪都很好。

明天上午去了再说吧。

交通事故

上周末在武汉办事结束时已是8月2日晚上9点左右,我从汉口行车至司门口准备吃点东西。从江边转至中华路,在中华路中段越过单黄线准备在左侧停车,我在关注左侧车道相向而来的小车,没有注意到一载人电动车(老式,无灯)沿着马路牙子相向而来,车子左前侧保险杠和电动车后面载的人在小腿部发生碰撞,紧急停车后下车查看伤者,电动车这时候仍然在向前行驶,我把他们扶停后查看伤势,乘车者为一中年女性,其膝盖部有破皮,小腿部青肿。

当时时间约为9点40左右,简单安抚伤者后,我先后拨打了122和95518分别报警、报险。伤者要求送往医院检查,我和警察以及保险公司联系取得同意后将伤者送往附近的武警医院(武昌民主路)急诊。警察于10点钟左右到医院对情况进行了初步了解后对车子进行了查扣,并拿走了我的驾照和行车证。医生对伤口做了处理后安排拍片,结果诊断为左腿小腿髌骨骨裂,并于当晚12点在医院打了石膏。医生要求三天内要复查,这期间可以留院观察也可以回家静养,伤者选择了在医院留观,我将住院手续办理并安排了用药床位完毕后,给伤者买了点吃的,等把所有的针打完后已是凌晨3点,安排伤者休息我离开医院就近休息。

我上午8点半前往医院看望伤者并处理相关事情,其家属及朋友来了有七八个,纷纷扰扰七嘴八舌,后来要求其安排代表主谈。期间他们提出可以私了,由我支付他们一定额度的钱款将所有事情包干,要价两万块。我和家人以及保险公司等咨询后觉得此方案不可行,一方面伤者是否有后遗症说不清楚,如果有后遗症,那就不可能“了”得了了;第二则是保险公司无法理赔,个人经济损失太大,无法承受。

下午应警官要求前往武昌大队汇报情况,警官收存了伤者的病例后要求事故双方填写事故经过,并安排了对车辆进行技术鉴定。

下午返回医院将留观三天后两天的费用交足后,和伤者进行了初步商谈。他们提出了治疗保障问题、护工问题以及营养问题,经协商后留下1000元分别做护工费用和伙食费。约定今天(8月4日)下午再一起同往武昌大队汇报事故经过并确认,明天等待医生对伤者的情况进行诊断后再决定后续治疗或住院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