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掉的地盘——流动的生命(2006年9月上旬)

那时候刚从市场研究转到了新品推广,难度比较大,做了多年了都没啥突破。其中一款餐饮售卖的中档产品是最艰难的,公司努力过很多次,但基本都无果而终。me的想法是先局部突破,梳理样板。为了体现选样的普适性,北方也选了一个市场——郑州。一方面是因为郑州是北方市场销售最好的,另外则是老领导冯刚调过去负责河南,支持方面没啥问题。

走访终端两天时间,惨不忍睹,基本已经处于退市的边缘,不是因为主导品种盈利丰厚经销商有所顾忌的话,早就放弃了。郑州的经理是wangweisi,原安徽的精英,对me也很好,工作上想突破,但又难以引导经销商投入。

和经销商高见了面,双方都很开心。因为2003年郑州市场经销商调整时me参与其事,算是双方合作的见证人。谈起这款中档餐饮产品,经销商也没啥信心,但还是表示要追加投入去做。后来私下聊起来市场整体情况的时候,高唏嘘不已。me晓得他是为啥。丢了一半的地盘啊。郑州的郊县前不久独立了,划给了许昌的经销商单独成立公司运作。

当时更换原经销商杨(公司多年的老客户,理念不和分手,其实主要是觉得利润不够高)的时候,公司现任营销老大带队选客户,最后看上了高。要说这种关系有点像古代的门生和座师,处置好的话会发展很好的。但高接手市场就有近千万的销售,一两百万的利润是有的。好像是天上掉了下馅饼,呵呵,不知道珍惜,合作没两年和地办省办矛盾重重。于是,就发生了地盘分割的事情。

分割的时候县里面销售并不好,只有市区的三分之一,但不到两年时间就和市区销售相当了,并且未来超过市区是必然的事情。难怪高郁闷不已。但又咋办呢,只能先做好现在的地盘,免得再丢了,然后就是等待机会了。要有机会,就得在新品等方面有突破,呵呵。对me负责的新品推广有利。

一场海喝——流动的生命(2006年5月中旬)

在石家庄和fenjun、zhangmin不期而遇。fenjun调回总部不久,有点不适应是肯定的,领导的办法就是安排他出差,呵呵。偶们是2002年认得的,05年在杭州见过一面,很兴奋,当时他踌躇满志的要把杭州如何如何,结果没过半年就被公司召回总部了。zhangmin不熟,但感觉还可以。在市场中碰上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晚上呢,撇开办事处和客户,偶们找了个小饭馆吃饭喝酒。

像所有爽极的酒局一样,一上来大家就定了调子,共同庆祝下,都放开聊,放开吃,放开喝。一直喝到酒店老板不顾一切的打了n久瞌睡,都过了12点了。我们清点结果的时候发现共整下去4、5斤白酒,和4盘花生米,其他的菜好像基本没咋动。相互搀扶着回到宾馆,四个人在一个房间聊天聊得睡着了。唉。浪费了一个房间。

在石家庄期间有个插曲是me拿了一年的驾照,没咋开车,有天中午去吃饭的时候me试试手,差点撞到墙上去了,把省级经理吓得半死。

再就是行政助理感觉很不错,为人很好。

行走掠影(八)——成都宽窄巷

又是一年糖酒会,成都商贾云集,应酬之余me去了趟宽窄巷,还是兄弟建议的。

0322_185021.jpg仿古建筑,韵味十足。巷子由宽及窄,行人不甚密集,且有不少本地人,当然也有不少外地客。不太有商业的喧闹,散漫的脚步说明这里是放松休闲之地。

0322_185152.jpg旧砖老瓦,古意盎然,加上紫红的俊男靓妹,很好看。

0322_185304.jpg老头子洒脱自如的步出馆子,和me接触到的n多成都人一样,透着轻松、自信和意得。

0322_185205.jpg傍晚时分,人流逐渐稠密起来。

0322_192655.jpg华灯初上,宽巷子。

0322_192717.jpg华灯初上,窄巷子。

0322_192705.jpg专业掏耳朵。最能说明巷子的内涵和精髓。

钥匙失而复得

开完浙江市场的新品推广沟通会后,匆匆从金华赶回武汉上课。14日凌晨上车,早上7:10到了武昌,到了管理学院的教室坐下,还好没有迟到。《数据模型与决策》课程需要用到电脑,大家几乎都带了笔记本,这样插座就不够了,于是有同学带了插线板过来。坐me旁边的刘同学热心公益,主动带了一个新的大的插线板过来给大家用,好人啊。新插线板上有个包裹线要剪掉,需要剪刀,me习惯性的去掏钥匙串上挂的、me从欧洲带回的瑞士军刀,谁知道居然摸了个空。当时一紧张,居然又丢东西了。

定下神来想了下,应该是落在火车的卧铺上了。卧铺窄狭,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进入熟睡状态。钥匙放在裤兜,可能就是在这期间掉在床铺上了。下车的时候又是被清扫卫生的工作人员赶下车的,再加上担心上课迟到,离开铺位时仅仅检查了电脑和行李箱,没有把被子拉扯一下检查是否有遗落物。再一个原因呢,躺下睡觉的时候,me特意把裤兜和外套(要挂在挂钩上)中的现金票据证件等全部拿出来放在电脑包中枕在头下了,偏偏忘了钥匙的事情。正是因为睡觉前做过了清理,下车的时候下意识的检查了昨天放置的东西一切安好,心理上认为安全工作已经做到位了,就没有特别检查钥匙。于是,钥匙就丢了。

课还是在上,但心神就有点不定了,旁边同学关切的“损失大不大”让me感触万千。说起丢东西,me现在真有点胆寒了。一方面是舆论压力,一方面是自我管理能力的自责。

这几年不顺,几乎每年都要丢东西,不是被盗就是遗失。第一次家中被盗时感觉很无辜,后来在北京遗失手包可惜的感觉就出来了,再加上家人朋友开始客气的提醒以后要小心,自己心理上有点重视个人安全问题了,但仍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年春节前南昌被盗损失惨重,周围的同事朋友似乎对me的丢东西已经习以为常,开始认为是me有问题,马虎大意不小心。说实话,很为没人去谴责贼感到不公,都来说me不小心,似乎是me刻意让贼偷取了。为这个事儿还曾经和一个好朋友讨论了半天,为什么丢东西的受害者会成为被指责的对象。劣币驱逐良币,大家对差劲的治安环境已经接受了,默认了,转而希望自己能通过个人安全防护自保。没人再认为有人东西被盗关警察什么事儿了,警察自身也不觉得自己有啥责任,反倒对被盗者很不耐烦,为什么自己就不小心呢。这次钥匙又丢了,虽然损失不大,但可能会进一步加强马虎的印象。再加上以前失物后和警察以及安保系统打交道的经验,丢了就是丢了,只能自己认,找回来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自我管理方面更是让me自己汗颜。从源头上分析,自己确实是不小心,大大咧咧的。不情不愿的进入社会轨道,因为还算有点工作能力,养活自己和家庭问题不大,在很多事情的处置上都很无所谓,这包括对钱的使用几乎没啥概念,以及对陌生环境的强行置入。前者就不多说了,后者的源头是me自认对社会很了解,能应对无论如何复杂的局面,再说在全国跑了这么多地方,基本上啥都见过。到任何地方任何场所,me从来没有陌生感,率性而为。安全作为基本的要求,me认为是不会有啥问题的,所以从来没有主动防备过,也不愿在这方面花心思和精力。去年上半年在欧洲呆了一二十天,享受了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环境后,更是觉得安全是默认值。所以,me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也没有纳入自我管理的范畴。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窃后,me是要承认自己是马虎的。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在行为上是马虎的。这次下车不仔细检查以致钥匙遗失就是典型。

思来想去心有不甘。既无法面对家人朋友的“安慰”和指责,也无法面对自己的马大哈,什么事情都不上心。课件休息就出来电话027114,找到武昌火车站的服务热线02788068888。出乎me的意料,电话通了,并且服务还算热情。me介绍了情况后,她说运输系统和清洁系统是独立的,互不相属,但她可以打电话过去问问,要me十分钟后再打过来。过了一刻钟,me电话过去,她说很遗憾,电话查了,没有人上交,可能是找不到了。me默然。

课仍然再上,但me还在想这个事儿,忽然觉得需要继续努力一把,因为还有机会。第一,钥匙不算贵重物品,对捡拾者完全没有价值,即使上面挂了小军刀也是用了好久的,呈老旧状态;第二,车站的热线服务还比较耐心,me可以再沟通下得到更多线索;第三,me没有提出激励措施,促使捡拾者有归还的动力。于是再次电话02788068888,仍然是那位接线员,me再次解释了情况,说要是对me很重要,但对其他人没有价值,另外me可以出钱或物对归还人进行感谢,另外还问她们(铁路运输部门)对清洁系统是否有监督权和考核权,如果找不回,me要投诉。她后来就把清洁系统的服务热线给me了,要me自己去打。电话02751169807(清洁的服务热线)说了情况,她问了me的车厢号和铺位号后,又给me了一个电话,说是当班清洁班长的,姓陈。me电话给陈班长15927258××7,陈班长公事公办的说去问问。me再次表达了钥匙的无价值,给me造成的不便,以及感谢之意。10分钟后,me电话过去,陈班长说找到了,问me什么时候去拿。哈!太高兴了。上午上完课,和朋友一起开车到了武汉铁路局的客车车辆所(楚雄大道上二七社区附近)拿到了钥匙。

事件结束,me有两个感触,第一是车站的服务系统似乎比以前好些了;第二是me确实需要对事情上心了,即使是小事。

酒未醉

醉酒不能成为常态,对身体不好,对朋友也不好。但这次被盗,不是醉酒,而是源于敬酒。

从福建一路来到江西南昌,最后一站了,可以在心里给家腾点地方出来。下午抽空理了个发,然后还盘算了下回去后需要办的几件事情。当然,下午和晚上仍是公事,看卖场促销。时间像流水样的流走了,到了晚上。适逢客户刚换了新办公室,很现代,很气派,晚上公司员工聚餐。呵呵,碰上了就去凑下呗,不去实在也有点说不过去。

赶到北京东路的独笔桃源酒家时大伙都已经到了,就等着我们开席了,不好意思。坐下,大家聊了几句后就开始上菜了。把背包放在座位后面,脱了外套开始饭局。因为聚餐的员工很多,共有七桌,如果不提前去敬酒后来纷纷往往的就不好了。于是客户和省办的经理一组,me和公司领导一组分头出去。一年到头,都挺辛苦的,是该表示下感谢。出去敬酒的时候,我们这一桌还有行政助理在饭桌上。但她后来也出去了,和我们一起回来的。后来回想贼的机会可能就在这三分钟。

回来后继续喝酒吃饭,陆陆续续的很多人过来敬酒。差不过过了半个小时,想看看时间,向后一摸,发现挎包居然不见了。站起身,仔细看了后,确实是不见了。告诉了同桌的一起找,还是没有。打自己电话,关机!完了,又被盗了。

场面仍是闹哄哄的,有点晕。考虑客户是年终欢宴,没有大肆声张,叫来餐厅经理说明此事,然后报警。到湖坊派出所登记报案,清点了下损失,又是上万块。拿了个回执单(2009年064号),一切结束。然后到电影院和大家一起看了电影——赤壁二,这是原来已经安排好的节目。电影很不错,现场自发笑声很多很多,嗯,很不错,很好玩。

然后就是回宾馆睡觉。睡觉前给自己的号码发了短信,内容如下:

朋友过年好。能否麻烦把证件和手机还我,重办证件很麻烦的。定当重谢。

希望碰到的是江湖上有道义的。

这次被盗和两年前家中被盗以及一年前北京的士上遗失都不大一样,方式完全出乎意料。餐厅应负第一责任,不安全的场所怎么可能正常宴饮;自己负第二责任,呵呵,这样的案例以前都听说过,只是没有发生在自己或身边朋友的身上,完全没啥感觉,于是就被上了一课;其它呢,不说也罢,谢谢朋友们。

觉前记录下经过,备忘。同时也给朋友们和自己提个醒,过年了,要小心,小偷也在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