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生长线

国家发展几千年,那点家底一点点积累起来,辉煌过,后来游戏规则改变了,当场石化,被痛殴侵掠,只好聚在一起找出路,聚是聚了,站错了队,把家底败光,只好重新归队。因为块头大人口多,稍微恢复点神气就觉得自己可以了,想叫板,但老大们不让,于是很多纷争。

小时候记得喜欢量身高,然后让爸爸在门后划道线标上年月,到高中不再量了,但那条线还在,每次看到都能回忆起当时的一些情况,看着自己一路走来还挺有感概的。

看网文长见识,这次看到了我们六七十年代的生长线刻度,在朝鲜:

三个月过去了,他们要回去了,我和金送他们上火车,票是又公司购买提供的,来时每人一个统一的旅行包,走时人人(包括领队)都是大包小包一大堆,几乎全是食品,他们有限的国外补助都变成了食品了,进站时,行李必须通过扫描机检查,其中一个包出现了问题,检查员要把包主把包打开,一个男青年把包打开,一看原来是二三百个一次性打火机,这包打火机属于危险品,不允许带上火车的,还有一小时火车就要开了,怎么办?我问,一共多少个,他说的非常准确,二百三十六个,我说,给我吧,我掏出二百四十元给了小伙,他连声感谢。我并不抽烟,即使抽烟也用不了那么多的打火机。只是知道他们津贴很少,难得出一次国,就成全了他吧,让他吧这二百多元到沈阳后买食品吧。我带了打火机就进不了候车室了,临走时,我又从包里抓了一把打火机,有六七个,塞到了他口袋里。

通过铂程斋–十个朝鲜工人在上海.

庆幸我们已经过了阶段的同时,还有点点担忧,跨过了那道线,下一道我们能吗!

作者: heart5

生命如歌,我自徜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