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列表
目录
一场海喝——流动的生命(2006年5月中旬)
2009年6月10日 行走

在石家庄和fenjun、zhangmin不期而遇。fenjun调回总部不久,有点不适应是肯定的,领导的办法就是安排他出差,呵呵。偶们是2002年认得的,05年在杭州见过一面,很兴奋,当时他踌躇满志的要把杭州如何如何,结果没过半年就被公司召回总部了。zhangmin不熟,但感觉还可以。在市场中碰上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晚上呢,撇开办事处和客户,偶们找了个小饭馆吃饭喝酒。

像所有爽极的酒局一样,一上来大家就定了调子,共同庆祝下,都放开聊,放开吃,放开喝。一直喝到酒店老板不顾一切的打了n久瞌睡,都过了12点了。我们清点结果的时候发现共整下去4、5斤白酒,和4盘花生米,其他的菜好像基本没咋动。相互搀扶着回到宾馆,四个人在一个房间聊天聊得睡着了。唉。浪费了一个房间。

在石家庄期间有个插曲是me拿了一年的驾照,没咋开车,有天中午去吃饭的时候me试试手,差点撞到墙上去了,把省级经理吓得半死。

再就是行政助理感觉很不错,为人很好。

"1" Comment
  1. 石家庄的老槐树的面食真是不错的。

发表评论
*